周遭的目光显然有些失望,沈观衣佯装不见,抬头对上长公主孟清然的目光。

    孟清然年近三十,却保养的极好,说起来,当年孟清然尚未出阁之时,也是风靡上京的女子。

    只不过不是什么好名声罢了。

    骄纵狂妄,敢闹市纵马,将高中探花的驸马郎从面圣的马上打下来,其恶毒的性子,人人皆知。

    上一世她初见公主之时,本也以为会遭到为难,可显然传闻不可尽信。

    孟清然低笑一声,向她伸出手,“模样长得可真好,过来,让本宫好生瞧瞧。”

    沈观衣抿唇笑了笑,将手放入孟清然手中,落座于她身旁。

    她对这位公主的印象极好,上一世虽接触不多,但每次相见,长公主都给她一种大气温柔之感,不卑不惧,与自己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家子气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想必今日赶路也累着了,本宫特意询问了沈夫人,让宫人做了些你爱吃的小食,你年纪尚轻,身子骨可得将养好才行。”说着,孟清然俏皮的对她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下一瞬,孟清然虎口被少女轻轻回捏了一下,沈观衣俏生生的道:“公主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孟清然心中讶异,本以为方才那话会引得她娇羞不已,露出女儿家最好的风采,让上面那人好生瞧瞧,谁料……

    沈观衣哪会听不出来她话中的调侃,先前她着实因为这话娇羞不已,或许有她学着贵女们的意思在,但也多少带了些对未来夫君的憧憬。

    眼下,既已知晓凉亭上面的人乃是李鹤珣,二十来年的夫妻,她什么模样李鹤珣没见过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如今不必为了权势利用他,既然如此,何必辛苦伪装。

    第3章

    沈观衣幽幽回神,突然听见孟清然道:

    “听闻你娘亲早些年便去世了,这些年一个人在庄子上应当受了些苦吧?”

    孟清然放下手中茶盏,想挑些话来了解她一二,但不曾想,沈观衣还不曾回答,旁的人倒是替她答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不知晓,二妹妹的娘亲可是咱们上京有名的曲娘,一曲长生愿名动京城,如今还有人念念不忘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周遭便响起一些窃窃私语来,先前打量的目光顿生鄙夷,如针扎一般向她投来。

    孟清然蹙了下眉,就听见沈观月温温柔柔的笑道:“姨娘生前应当也教了妹妹不少曲儿,想必在庄子上,妹妹平日里也不会无趣儿。”

    听见周遭贵女愈加鄙夷的小话,她笑着向孟清然夸赞道:“如今坊中的曲娘,或许还没有我家妹妹厉害,要我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沈观衣做了十多年的摄政王妃,连皇后见了她都得毕恭毕敬,眼下哪能忍得沈观月拿她娘亲说事!

    “要你说如何?”沈观衣心中厌烦,目光冷厉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沈观月微怔,被她周遭的气势怔住,转而想起她不过就是一个庄子上养大的庶女罢了,便是与李家定了亲,不还没嫁过去吗?

    故而她抿唇一笑,继续道:“要我说,二妹妹就该为大家唱一曲儿,让今日来此的公子小姐们,涨些见识才好。”

    前世,沈观月便惹人厌。

    那时她心中狠极,可一来手上并未有权势,二来为了让自己瞧上去可怜些,所以并未反驳,反而凄然垂目,任由她奚落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长公主为她出的头。

    现下,她依然可以不做声,再听沈观月那张嘴侮辱两句。

    但,她不愿。

    这一世本就是她多得的,凭什么不能尽兴,还非要惯着这群蚂蚱在她眼前蹦跶!

    沈观衣打断了她的喋喋不休,不耐道:“沈观月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观月愣了一瞬,见沈观衣眸中压着怒却不敢发作,掩去眼底的笑意走向她。

    “二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响亮的巴掌声利落的扇在她脸上,不带半分犹豫。

    周遭静谧无声,连孟清然都险些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沈观月脑中嗡嗡作响,等回过神来后,她捂着脸猛地看向沈观衣,高了声音,“你……打我?”

    沈观衣懒散道:“这是替爹爹教训你,我与殿下说话,哪有你随意插嘴的份儿?”

    “在外搬弄家中是非,玷污庶妹闺誉,莫说我如今与李家有婚事在身,便是没有,你也该打。”

    沈观衣不容置喙的声音令众人迟迟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从她的说辞中,沈观月着实该罚。

    可她是晚辈,怎能当众打长姐的脸呢!

    沈观月俨然也想到了这层,顿时斥责道:“你作为沈家女子,败坏门风,殴打长姐,今日我也要替爹爹教训你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愤怒的抬手准备打回去,可半截儿便被沈观衣握住了手腕,紧接着又是一道响亮的巴掌声呼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旁人都替沈观月疼。

    “污蔑之言,张口就来,你可有半点作为长姐的体面!”

    她咄咄逼人的明艳之色,令众人恍惚间仿佛看见了身居高位的家中长辈,气势使然,让人不由得去认同所说之言。

    那张脸上明晃晃的写着,她若不高兴了,别人也休想高兴。

    疯子!

    沈观月狼狈的跪在孟清然脚下,左边脸颊高高肿起,低泣道:“殿下,殿下你要为我做主啊,我分明不是那个意思,二妹妹怎么能,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她长得不差,如今又哭的梨花带雨,颇让人心怜。

    孟清然回过神后,掩去眼底的震惊,叹息一声,“来人,带沈小姐下去梳妆,再让太医为她瞧瞧脸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沈观月不甘心的还想求什么,孟清然眸子一冷,“沈小姐还想说什么?是觉着你方才故意奚落自家姐妹之言,本宫听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她虽也不认同沈观衣的做法,可她更不喜欢沈观月这种挑事之人,若换做从前,有人敢对她如此,她早就一鞭子甩过去了。

    被孟清然丝毫不给脸面的点出来,沈观月骤然垂头,泪珠滚落,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待沈观月被人带下去后,孟清然才冷着脸看向身旁的少女,“你不该给本宫一个解释?”

    本以为这出闹剧已经结束的众人忍不住又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她何错之有?打了便是打了。

    可转眼瞧见孟清然示意的眼神,大有认个错这事便揭过去了的意味。

    想起前世长公主对她的照拂,沈观衣将话咽回了肚子里,转而笑道:“殿下,怪我一时没忍住,您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孟清然轻嗯一声,面上端庄肃穆,心里却忍不住腹诽,让她认个错,她倒好,避重就轻,言外之意便是她打姐姐脸这事没错,要说有,也是错在她一时冲动,没忍住脾气。

    但今日是她与李家的往来,现下还不知李家对这位未来少夫人是何想法,她若是随意处置后李家不满,那答应给她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“罢了,今个儿是花宴,别因着一点小事扰了兴致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算了?

    众人不免失望的看了一眼打了人还相安无事的沈观衣,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憋闷。

    没了沈观月在旁碍事,沈观衣心情好上许多。

    明知孟清然今日是为李家与太子打探她的品性,她也依然乖乖配合。

    只是半晌过去,孟清然脸色显得有些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能嫁入李家的女子,就算才学不出众,可四书五经定要念过,琴棋书画也需略懂皮毛。

    沈观衣如何能不知晓,但她不喜欢读书习字,若真要说才华,也就抚琴唱曲儿能胜过许多人。

    上一世将沈家连根拔起之后,她没了志向,整日里唯一的喜好便是抚琴。

    但在她十六这年,还真真拿不出什么才艺来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就连前世,她也是靠美色入的李鹤珣的眼。

    孟清然沉吟许久,从下人手里接过花糕递给她,兀自咂舌,“你还真是……令本宫意外。”

    不过转眼一想,若她能长成这副模样,便是什么都不会又如何?

    世人都说女子贤良淑德最重要,便是长得再好看,也不过一副皮囊罢了。

    可自古以来,英雄难过美人关。

    究其缘由,不是看上美人的脸,难不成还是看上她会持家不成?

    那些满嘴道貌岸然的男子,若是瞧见了沈观衣,指不定眼睛都不知晓往哪儿看了。

    孟清然回过神,佯装无意道:“李家家规森严,选的夫人也定是三从四德,贤良淑德,李大人与旁的男子也不同,他能否因你这张小脸动容,本宫也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但本宫,能让你先去试探一番。”

    沈观衣咬了一小口花糕,不曾多言。

    也不是孟清然多想,而是她亲眼瞧见乐安郡主为了李鹤珣险些撞死在父皇面前,李鹤珣都不曾多看一眼,更别提京中上下,多少女子暗送秋波,光是手帕,在他跟前便佯装遗失了不少。

    李鹤珣如今刚及冠不久,从他十七高中状元那时起,想与李家结亲的人便多如过江之鲫,若不是乐安从中阻拦,想必李家早就给李鹤珣定下亲事了。

    沈观衣咽下嘴里的碎屑,对着孟清然抿唇一笑,“殿下觉着,我该如何去试探?”

    孟清然说不准。

    “据本宫所知,李鹤珣向来不近女色,连个青梅竹马都不曾有过,他的喜好,恐只有他自己知晓。”

    孟清然怕她担忧,又宽慰道:“不过你容色无双,男子嘛,谁不喜欢漂亮的小姑娘,连本宫见了都心生爱怜的人,李大人应当也是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她话中的心虚被沈观衣听了个真切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孟清然抿了口茶,瞧了眼天色,缓缓道:“瞧见那边的凉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去吧,将本宫的云扇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凉亭之上,三人沉默许久。

    李鹤珣将方才发生之事全都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容色极盛,骄纵蛮横,没有一点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此,以后怎能打理好家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