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本欲在一楼寻个坐处,但探春认为此举不妥,好说歹说的要她去厢房坐着。

    瞧着周遭零星几人隐隐看来?的目光,沈观衣勉为其难的应了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厢房,终归其因?是因?为瞧得?不够清楚。

    旁人听曲儿听的是音,但她喜欢瞧唱曲弹琴之人当下的神情、意境。

    沈观衣不情不愿的被探春扶着踏上台阶,一层至二层的台阶修建于拐角,她刚行至转弯处,便?骤然听见?停滞片刻的琴音一勾,如霜华冷月,与先前的意境全然不同,沈观衣怔住,下意识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云台之上的姑娘梳着垂鬓分肖髻,模样清绝,年纪瞧上去不大,她垂头认真的抚琴,似乎听不见?旁的喧闹,指法娴熟流畅,只是琴音中总是萦绕着一丝怨天尤人的哀愁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首曲儿奴婢怎么觉着有些耳熟?”

    沈观衣目光灼灼的盯着台上的人,嘴角勉强弯起一丝弧度,“是有些耳熟。”

    探春蹙眉思索了一番,电光火石间她突然震惊道?:“那姑娘弹的是折柳!”

    似探春这般听曲儿都会睡着的人都能记着娘亲当年的折柳,她又怎会忘?

    沈观衣如同入定了一般,只有双脚麻木的朝着云台走去。

    探春怔住,“小姐,小姐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观衣也不知道?自己怎么了,她屏息凝气?,心?跳如鼓,生怕惊扰了上面的人,将她吓走了。又怕这只是她的梦,一吹便?散了。

    探春不知道?,娘亲抚琴之时有一个习惯。

    尾指总是会往上翘着,那姑娘无论姿势还是抚琴的专注,与娘亲都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更?何况,她们二人就连眼窝上的一点红痣都长在相同的地?方?。

    沈观衣看的有些痴迷,俨然听不见?身边探春的声音,脚步虚浮的朝着云台走去。

    “沈观衣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沈观衣!”

    直到手?臂被人狠狠一拽,她才猛地?回过神来?,眼神清明了一瞬,这才看清她身前横了一把梨花木凳,方?才若直愣愣的往前走,定会摔个结实。

    她后怕的松了口气?,回头看向拽着她的人。

    他?剑眉紧拧,脸色看上去虽然有些憔悴,却依然不减清隽。

    那句你怎的在此处被沈观衣咽了回去,她险些忘了,寻艺坊是宁长愠的地?方?。

    她慢悠悠的回道?:“我来?,听曲儿呀。”

    随之目光越过宁长愠,看向云台上一曲终了,准备抱着琴离开的姑娘,“你知道?她是谁吗?”

    这头,李鹤珣从宫门出来?,归言正在马车前等着他?。

    李鹤珣掀袍上了马车,从旁的小屉里慢条斯理的拿出一本游记,正要翻看,突然想起什么。

    早晨她无意识呢喃的那句哥哥如蚊蝇般扰了他?许久,他?不曾知晓她有哥哥,也没听说她与沈家哪位庶兄关系亲近。

    李鹤珣薄唇轻动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马车平稳前行,白亮的光从小窗透了进来?,照在他?修剪整齐的指甲上,他?抬眸瞧了一眼天色,忽然问了句,“她可起身了?”

    眼下已快近午时,总不能还在床上赖着。

    归言道?:“少夫人起了。”

    李鹤珣将书册翻到来?时路上瞧见?的那一页,刚看了两行,发觉归言迟迟没有下文,不由?得?抬眸去睨他?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少夫人去了夫人那处请安,夫人没见?,还说以后都不用?去了。”

    手?指微顿,将书册合上后,李鹤珣抿着唇道?:“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对于沈观衣,李鹤珣有些拿不准。

    不知她会因?此事?而高兴,还是会因?母亲没见?她而闹脾气?。

    毕竟上次书房一事?,他?仍旧觉着沈观衣脑袋里的想法,不能以常人的目光看之。

    归言将从下人那里得?到的消息一一告知,“少夫人看上去与往日?一样,从夫人院里出来?后便?和探春听曲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曲儿?”李鹤珣咻然蹙眉。

    “是啊,眼下快午时了,少夫人应当饿了,咱们要顺道?过去接少夫人回府吗?”

    李鹤珣看向归言,半晌才道?:“你让本官,去接她回府?”

    归言觉着,公子想说的应当是:本官天不亮就起身上朝,她一个悠闲听曲儿的,还要本官去接她?

    “公子,据属下所知,少夫人出嫁前也总是出去听曲儿,一听便?是一日?,太阳落山才回府。”

    意思便?是,若不去,少夫人恐怕得?那时才会回府。

    “况且属下也许久不曾听曲……”

    话?音未落,李鹤珣便?幽幽看来?,归言顿时闭了嘴。

    马车内安静的出奇,一路上归言都不敢再多说一言。

    直到马车驶入东街,快要回府时,归言才看见?李鹤珣将书册放回小屉,揉了揉眉心?道?:“你想听曲儿?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归言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李鹤珣看了他?一眼,他?神情一顿,左右摇晃的脑袋变成了捣蒜,连连颔首。

    “念你近来?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本官允了,去寻艺坊。”

    归言:……

    第33章

    沈观衣有些烦。

    她知晓自己现下的情绪有些不太对, 但?她记着上次和宁长愠说的应当够清楚了。

    与?她纠缠没有好处,哪怕是眼下这个看上去纯良无害的李鹤珣,宁长愠也不定斗的过他。

    他若想要求些别的, 沈观衣总能想法子给他。

    但?是要她, 不行。

    宁长愠瞧见她眼尾耷拉着,目光游离的望着云台, 就是不看他,哪能不明白她恼了。

    咽下嘴里的苦涩,宁长愠收回?了令她为难的目光,与?她拉开了些许距离,轻声道:“方才那?个曲娘, 你不是想打听吗?”

    敲打着脸颊的指尖赫然停住, 沈观衣歪头看向他, “你愿意说了?”

    “本也没有不愿。”宁长愠抿了一口茶, 眉头轻蹙,显然不太喜欢这?略微苦涩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放下茶盏,缓声道:“她是前些日?子买进来的曲娘,从前在?漳州那?边卖艺为生, 身份背景很干净,就是穷苦人家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喜欢?”宁长愠掀起眼皮看她。

    他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若喜欢, 我把她送去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探春忍不住道:“不行,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她眼巴巴的看向沈观衣,“小姐, 是奴婢一个人不能伺候您吗?”

    沈观衣本也没想将人小姑娘买来做丫鬟, 她并不理会?探春,看着宁长愠道:“我身边不缺人。”

    宁长愠颇为可惜的啧了一声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着沈观衣喜欢, 他便将那?人带来耳提面命一番,日?后说不定还能发展成他的耳目,眼下看来这?法子使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那?你瞧瞧这?里的人,喜欢哪个带走就是。”

    沈观衣抿着唇,昵了他一眼,“你怎的跟个人伢子似的,我像是缺人伺候?”

    “成,反正我如今的好心在?你那?儿看来都是别有用心,我啊,也不费这?个心神了。”

    宁长愠嗤笑一声,“日?后你若是缺衣少?食,便去寻李大人的晦气,也别找我这?个兄长了。”

    他漫不经心的起身往后厨走去,瞧上?去倒像是与?寻常无?二。

    探春问道:“小姐,您不会?真挑一个人回?来和奴婢分羹吧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你当我身边是什么人都能来的?”

    “那?世子那?边怎么办?奴婢方才瞧世子的意思是与?您怄气呢,您若是带个人走,他——”

    沈观衣看向探春,认真道:“探春,你家小姐我如今嫁人了,除了你家姑爷,无?需管别的男子。”

    探春欲言又止,半晌后才忍不住道:“可是小姐,您也没管姑爷啊。”

    “姑爷恼的时候,您似乎比他还恼,姑爷不恼的时候,您便对着他恼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李鹤珣的丫鬟还是我的丫鬟?”沈观衣不乐意了,嘟囔着,“怎的帮他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姑爷!”

    沈观衣猛地看向她,板着脸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探春怔愣一瞬,随后着急的指着从门外?走进来的两人,“不是,小姐,我是说姑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观衣顺着探春的视线看去,她大剌剌的指着人家,任由是谁都很难不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李鹤珣的目光悠悠看来,那?一幅清正不阿的模样,宛如和尚闯进了秦楼楚馆,格外?显眼。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姑爷定是来抓您的。”

    沈观衣:?

    她莫名?看向一脸担忧的探春,不明白,“抓我做什么?我可有犯事?”

    “您老?一个妇道人家,大庭广众的来听曲儿不说,还坐在?四处都是人的大堂,上?京夫人们便是喜欢听曲儿,也大多是将人请回?府中?,关着门自个儿听,您倒好,新婚几日?便来了这?处。”

    探春与?沈观衣入京一月有余,那?些规矩行事她也打听了个七七八八,眼下俨然是觉着沈观衣这?样不妥。

    其实前世她也是后来当上?摄政王妃时才行事大胆了些。

    刚嫁给李鹤珣那?些时日?,她与?探春口中?所说的上?京那?些夫人,并无?不同。

    但?一月前她还是摄政王妃,尽管眼下身份不同,但?十多年的习性总是难以在?一时之间转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