漳州这?块肥肉,孟朝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想以姻亲之名将秦知府揽入麾下,可那秦小姐也是块不好啃的骨头,任由孟朝用尽手段,都不曾对他另眼相待。

    漳州这?处地方之所以肥沃,与?秦知府那些年?的政绩息息相关,而秦小姐虽是女子,却医术卓绝,在漳州更是有名的小神医。

    这?样的女子,自不会被权势迷了眼,但更重要的是,她?与?一名唤做魏莲的医者早已私定终身,所以任由孟朝如何放下身段讨好,都不曾得?到她?的青眼。

    孟朝为?此?头疼不已,将他们二人招去院中,务必要替他想出一个法子来。

    赵玦对此?不以为?然,“殿下,那女子如此?不识好歹,你又何必再与?她?多话,女子嘛,破了身子,她?便没得?选了。”

    孟朝沉默许久,看向了李鹤意,“阿意觉着孤该如何做才能让秦小姐跟着孤?”

    “殿下真要让我说?”李鹤意歪着头,目光澄澈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你直言便是。”

    李鹤意立马正经危坐,认真的道:“殿下方才问我秦小姐如何才能跟着您,跟之一字本就轻浮,便是我都能察觉到殿下对秦小姐并不上心,更何况被殿下纠缠的秦小姐了,婚姻乃是大事,望殿下珍之重之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殿下是你们李家,还要遵循李家的家规不成?”赵玦冷笑道:“以秦知府的身份,他家女儿?能跟着殿下已经是几时修来的福分了,她?这?般不识抬举,难道还要殿下许她?太子妃的位置不成?”

    李鹤意抿着唇,犹豫道:“殿下,漳州能从贫瘠到一方富庶,秦知府之功劳不可谓不大,若殿下当真想要娶秦小姐,这?般的功臣之女,太子妃之位亦是坐得?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

    赵玦话音未落便被孟朝打断,他沉着脸饮下杯中酒,挥了挥手让两?人下去。

    赵玦知晓孟朝绝不会听?李鹤意所言,把太子妃之位给一个知府之女,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,孟朝在他们走?后便独自一人召见了秦小姐,将其强占后,引来下人,逼迫她?屈服。

    漳州秦家之所以是硬骨头,便是因为?他们从不为?强权低头,不受奸人胁迫,宁死?不屈。

    秦小姐是秦知府与?亡妻唯一的女儿?,她?自尽而亡的消息几乎在瞬间传到了秦知府的耳中,生前受尽屈辱,死?后怎能相安。

    下人口?中的那些闲言碎语,足以逼疯一个爱女如命的父亲。

    第68章

    客栈之中?, 秦知?府不畏太子身份,声声逼问,只?为替自家女儿讨个公道。

    可孟朝本就因此事心烦, 秦知?府还不知?进退, 言语之间皆是控诉,于是一来?二去, 孟朝被激怒,那一声,“孤便是做了,你又能如何?”让秦知府满目苍然。

    他大笑不止,声声泣血, 半生为燕国, 守了漳州那么多年, 最终却连自己的女儿都护不住。

    强权之下, 区区知府又能如何。

    他治不了太子的罪,但总有人可以!

    秦知?府看向?孟朝腰间挂着的匕首,趁他不注意时?,将其拔出。一路保护太子的暗卫顿时?纷涌而出, 孟朝眼?神一凝,还未出声,便见秦知?府嘴角裂开一抹笑意, 那把镶着红石的匕首被他毫不犹豫的捅进了自己的身躯。

    在孟朝震惊的目光中?,他展开双手,任由自己的身躯从栏处落下, 砸在地上, 砸进百姓的眼?中?。

    秦知?府死了,无论是凶器匕首, 还是在街上瞧见孟朝的百姓都能证明太子残杀臣子,那时?孟朝根基不稳,若此事传回上京,他太子之位摇摇欲坠,至少那些自持清流的世家不会归附于他。

    为免夜长梦多,孟朝一不做二不休,派暗卫将今日入住客栈的人尽数斩杀,不但如此,还放了一把火,火势从客栈起,一直蔓延了整条街道,察觉走水的百姓纷纷从家中?逃出,可一旦走到街上,等待他们的便是暗卫的刀剑。

    大火烧了一整夜,整条街道,无一人逃出生还。

    如此做虽堵住了悠悠众口,却也将事情闹大到无法轻易收场的地步。

    孟朝想?要将自己完全摘出来?,便需要一人来?承担这杀人焚街的罪名。

    他最先想?到的,其实是赵玦,无论从性情还是身份来?看,他都是很好用的替罪羔羊。而赵玦为了活命,将孟朝杀人放火的真相告知?了李鹤意,凭借着他单纯的性子,定会因言语不当而得罪太子。

    如赵玦所料,李鹤意的直言不讳让孟朝不得不将主意在到他的身上,若放过?李鹤意,待他回京,漳州的事定会一字不落的传入众人耳中?。

    午时?的阳光正值浓烈,赵玦的话音落下之时?,周遭安静的几乎能听见偶尔掠过?的风声。

    他正欲继续将太子如何对李鹤意屈打?成?招一事说出来?,却听见身后传来?沙哑的嗓音,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李鹤珣置于桌上的五指蜷缩成?拳,阿意后来?遭遇了什么,在他去漳州调查之时?便都知?晓了。

    他无意中?救下了正被追查的,秦小姐身边的婢女珍珠,自然也就从她口中?知?晓了李鹤意的下落。

    他赶去山中?挖了许久,才从地里挖出一个半人高的大缸来?。

    黄土沾满了外沿,他那时?心中?畏惧,怕打?开之后瞧见的当真是阿意的尸体。

    最终推开缸盖之时?,难以忍受的臭味扑面而来?,熏的人几乎睁不开眼?睛。

    缸里的尸体腐烂的几乎瞧不清原来?的模样,手与脚齐根斩断,与人彘并无区别。

    可那难闻的味道除了尸体以外,还有这大缸本身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般干净淳厚的人,最终竟落得个死在潲水缸里的结果!

    先前因冤屈已经被这些人私下谈论的够久了,若赵玦此番将阿意当初所受的折磨讲出来?,是能得到众人的同情,让孟朝的残忍阴狠彻底暴露于人前。

    但,他不想?阿意的死再成?为这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    逝者当安息,他走时?的路太脏,而这些人只?需替他擦干脏污,还他于清白。

    赵玦惴惴不安的看向?李鹤珣,眸底是掩饰不住的紧张与期待。

    李鹤珣拿起桌案上的一叠纸张与印泥走向?赵玦,在他泛着光的眼?神中?,缓缓弯腰递给?他。

    赵玦接过?李鹤珣手中?之物,低头瞧了一眼?顿时?怔住。

    方才他所说之言被李鹤珣一一记录在册,眼?下只?等他签字画押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,这里是刑场,不是你断案的地方!”刑部侍郎忍不住提醒。

    “断案是为公正清白,是为除邪惩恶,既是公道,更是天道,普天之下皆为天,在此断案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刑部侍郎哑口无言,脸色难看的转头看向?一直隐于人中?的薛大人。

    皇后被处死的悄无声息,薛家甚至都来?不及筹谋,便已然失去了皇后,既如此,那作为始作俑者的赵玦,亦不能活!

    赵玦按下了指印后,连忙道:“李大人,你先前答应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李鹤珣拿着证词,风轻云淡的回身,可还未踏上高台,便猛地察觉到一丝危险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侧身,破空的箭矢擦过?他的官袍,狠狠的钉在了身后刑部侍郎的头顶上,凌厉的箭矢距离他的乌纱帽只?有不到一指的距离。

    刑部侍郎吓得浑身颤抖,甚至忘了喊捉拿刺客。

    周遭突然涌上无数百姓,那些人穿着打?扮与寻常人无异,掩藏在人群之中?瞧不出分毫不妥,可当他们一同出现,穿过?兵卫来?至刑场时?李鹤珣才猛然发觉,赵永华竟然胆大包天到敢劫刑场!

    那些人的身手不弱,有的甚至是武林中?人。

    李鹤珣为了护着手中?的证词,与人动手之时?畏手畏脚,而那些人的目标显然也只?是拖住他,趁机将赵玦带走。

    刑场突然生变,百姓们惊慌失措四处逃窜,在众人拥挤的情形下,沈观衣压根无法逆着人潮去到李鹤珣身边。

    她为了不让自己摔倒被人踩踏至死,只?能顺应着人群,被他们推搡簇拥着,离刑场越来?越远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松散下来?时?,她已然被挤成?了一副衣衫凌乱,蓬头垢面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她头一次没有顾及自身的狼狈,满脑子想?的都是还是让赵玦逃了……

    她护着怀里的账本,拖着酸疼的身子,有一瞬被那些百姓闹的甚至想?要打?退堂鼓。

    便是李鹤珣清誉不再又如何,大不了如前世那般,让那些人说去。

    可转瞬想?到她从昨日到现在的种?种?,便是就这般认了,她又甚是不甘,若最终依然无法改变,那她这些伤不就白受了!

    事到如今,便是不为李鹤珣,也得为她遭的难,寻一个结果!

    沈观衣拖着疼痛的身子,咬牙一步步往回走着,恨不得将赵玦此人剥皮喂狗,大卸八块!

    他便不能自己懂事点,去死吗?

    为什么非要逃,反正最终也终会落到李鹤珣手上,他这一逃,还要连累她受苦受累!

    沈观衣满眼?怨恨的走进巷中?,还未行至一半便听见一声,“快,抓住她!”

    沈观衣猛地回头,漆黑的瞳仁中?倒映着一辆迎面而来?的马车,在她还未反应过?来?时?,车夫身手矫健,在瞬间抓住她的手臂,将她扔上了马车,片刻的天旋地转后,沈观衣脑袋磕到沿上,发出咚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还真是巧啊,我正想?着该如何出城门,便遇见了你。”

    沈观衣刚撑起身子,两指便掐住了她脖颈上的命脉,“别乱动,只?要你乖乖听话,我会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便是不回头,沈观衣也知?晓这人是赵玦无疑。

    她不知?该庆幸还是不幸,刚说让他去死,他便自己撞了上来?!

    在感受到脖颈间的力?道后,沈观衣顿时?垂下眼?,颤着声音道:“别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帮我出京,我就放过?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,只?要你别杀我,我都听你的。”她似乎害怕的快要哭出来?了。

    赵玦眼?底划过?一丝冷嘲,谅她也不敢不应,“我警告你别想?耍什么花样,否则——”

    下一瞬,赵玦嘴角的笑容猛地凝滞,他不敢置信的瞪圆了眼?睛,一眨不眨的看着沈观衣。

    刑场被劫,兹事体大,几乎在赵玦被那些人带走的瞬间,李鹤珣便下令封锁了城门,势必要将人困在京中?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他还亲自派人去了城门驻守,而他自己,则去往了离京最近的东天门。

    出入京城的百姓被兵卫一一仔细搜查,李鹤珣脸色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归言知?晓能将赵玦与太子绳之以法于公子而言有多重要,但他们低估了赵玦在赵永华心中?的地位,才导致意外出现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放心,他跑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李鹤珣目光沉沉的望着归言,“赵永华呢?”

    “属下方才打?听到赵永华如今并不在上京。”

    李鹤珣掩去眼?底浓烈的杀意,看向?从远处疾驰而来?的马车。

    兵卫立马上前将马车拦下,“今日戒严,出城者需要例行搜查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马车内却迟迟没有传来?动静,李鹤珣眼?底划过?一道暗光,悄然上前,却对上了车夫一双如鹰隼般的眼?眸。

    他顿时?察觉到了什么,猛地看向?马车,“来?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鹤珣。”

    略显沙哑的声音让李鹤珣顿时?止住了话头,尽管比平日里那道婉转娇媚的声音暗哑些,但李鹤珣仍旧听出来?了声音的主人是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