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鹤珣拿起手上的话本子敲在归言的头上,“话多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只是觉着书上说的有些道理,给她她想要?的,才是好。”

    归言不懂,但?归言觉着放眼上京,没人能比得上他家?公子,也不知道少夫人为何那般难哄,连公子的面子都不给。

    眼瞧着明日两家?处斩,家?中又要?迎意?公子回府,想来公子今日定又是脚不沾地,忙碌异常。

    他家?公子是个闷葫芦,再这样下去,也不知少夫人要?晾公子到几时。

    次日,沈、赵两家?抄家?灭族之时,李家?上下从寺中迎回了李鹤意?的灵牌,在祠堂旁单独辟出一块地方,将?其破格放入。

    如?前?世一样,李鹤珣最终还?是完成了他想做之事,将?牌位迎了回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近日确有些繁忙,来去匆匆,一连几日都待在书房不曾回来。

    沈观衣从阿莺那里得到的不是他在外未归的消息,便是书房整夜烛火通明。

    他这个大理寺少卿当的,比摄政王还?要?气派些。

    到了张老夫人六十?寿辰这日,沈观衣早早的起了身,从府内出来时,没承想会在马车旁看见几日不曾见到的李鹤珣。

    他似乎正与岳安怡说着什么,见她来了,抬眼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瞧上去略有些憔悴,想来定是这些时日昼夜颠倒所致。

    上马车之时,眼前?忽然伸来一只手臂,这般颜色,除了李鹤珣别无他人,她搭着他的手臂上了马车,掌心中突然被塞进了一块东西。

    沈观衣低头看去,是她险些都要?忘了的暖玉。

    温热的暖意?自掌心传来,她抬头看去,李鹤珣已然翻身上马,背影挺拔,似乎要?与她们一同去太?傅府。

    坐进马车后,沈观衣瞧见岳安怡的脸色不怎么好看,虽不知她怎么了,但?她与岳安怡的关系还?不到她主动?询问的地步。

    抵达太?傅府后,李鹤珣对岳安怡道:“母亲,待生辰宴结束,我来接你们回府。”

    岳安怡不动?声色的看了一眼沈观衣,脸色愈加难看。

    她带着婢女朝府中走去,沈观衣趋步跟在她身后,在经过李鹤珣身边时,忽然被他握住了手腕,“娓娓……”

    耳边是他压低的声音,“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沈观衣将?手腕从他手中挣开,他没有握的太?紧,轻轻一动?,手腕便从他掌心挣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鹤珣唇瓣紧抿,眼中隐有失落无措之意?。

    直到——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轻柔的声音仿佛一根缰绳,将?他从失重的坠落中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侧头看向女子入府的背影,许久之后,眼底渐渐蔓延出一抹愉悦的笑意?。

    归言从不远处赶来时,瞧见的便是李鹤珣如?沐春风的眉眼,顿时明白,这是将?人哄好了。

    他替公子高兴,忍不住笑道:“公子,咱们今日要?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她们如?何了?”李鹤珣敛去神色,问道。

    归言琢磨了一下,瞬间明白他问的是庄子的那两人,“按照您的吩咐,如?今她们的日子,比少夫人当年过之而无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寻死?”

    归言顿时道:“这都被您猜着了,那沈观月本想自尽来着,可偏偏她自个儿是个贪生怕死的,下手不重,被大夫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鹤珣眼底划过一丝冷嘲,“唐氏呢?”

    “据婆子说,天天又哭又骂,晕过去好几次,醒来继续如?此?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走吧,去瞧瞧。”李鹤珣率先?转身,朝着马儿走去。

    归言挠了挠头,讪笑道:“公子去那儿做什么,若到时候污了您眼可该如?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李鹤珣翻身上马,握着缰绳,“我有些事需得从她们口中知道,走吧,带路。”

    庄子离这儿尚有一段距离,归言行于?李鹤珣身后,猜测了一路,总算明白了什么,“公子莫不是想问她们关于?少夫人当年之事?”

    李鹤珣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无论是从宁长愠还?是探春的口中都能得知从前?的沈观衣过的并不好,这些时日他想的很明白,若不问清楚,日后又戳中她往日的伤口该如?何是好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二人从前?对她所做之事过于?残忍,便是沈观衣不计较,他也不会那般轻易的放过了她们。

    “公子,前?面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处庄子乃是李家?早些年购置下来的,庄子不大,平日里也无人会来。

    李鹤珣刚下马车便听见里面传来剧烈的哭喊声,“你们要?对我娘做什么,我是沈家?嫡长女,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,住手,住手啊!”

    第77章

    井边, 妇人?发?髻散乱,额头正中的血污乃是磕碰所致,两人?婆子将她双手架住, 在地上拖行, 全然不?顾她死活。

    其中一婆子面色狠厉道:“我说姑娘,咱们这儿可没有什么夫人?小姐, 大?家都是一样?的,你们将吃食打翻,按照规矩,就是二十板子,你别急, 等她受完, 便轮到?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带走!”

    婆子们力气很大?, 拖着唐氏往后院儿走去, 鞋沿在地上留下长?长?的痕迹,唐氏惊恐的嘶吼没有引来半分怜惜。

    沈观月连滚带爬的撑着井口?起身,“放开我娘,你们放开她!”

    她抄起地上的石头便向婆子们砸去, 一时不?查,被她砸到?了耳朵,婆子哎哟一声, 挽起袖笼,面目狰狞的朝着沈观月走来?,“你个小贱蹄子, 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沈观月面色仓惶, 一不?小心栽倒在地,双腿挣扎, 鞋底登在地面将身子往后送。

    谁来?救救她……

    婆子抓住她的衣襟,将她一下提溜起来?,用尽全力的巴掌一下又一下扇在脸上,不?过片刻,脸颊便高高肿起,嘴角还有一丝鲜血溢出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归言看够了戏,才从一旁走出来?,婆子们瞧见?来?人?,顿时眉开眼笑,谄媚至极,与方才形同两人?。

    “大?人?,您今日怎么有空过来?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来?了。”归言双手环胸,低头扫了一眼极其狼狈的两人?,“将人?带过去,公子要问话。”

    沈观月与唐氏被婆子们架住往庄子上的主屋走去。

    二人?自从被绑来?此处后,几乎没有仔细瞧过这里的模样?,不?是整日被磋磨,便是提心吊胆生怕被抓回去。

    婆子将她们推进屋内后便紧紧关上了门,二人?相互依偎,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,“娘,她们说的公子,是将我们绑走的那个人?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归言看了一眼战战兢兢的两人?,对着放下的纱帐拱手道:“公子,人?带来?了。”

    沈观月咽了口?唾沫,害怕又紧张的看着纱帐后若隐若现的人?影,一只?白皙修长?的手从内里撩开轻纱,露出真容,眉目如画,似朗月入怀,看的沈观月睁大?了眼睛,“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归言一声厉喝,吓得沈观月往唐氏身边缩了缩。

    李鹤珣行至太师椅旁坐下,慢吞吞的道:“看来?夫人?与沈小姐近日过的不?是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为了沈观衣。”唐氏满目怨恨的望着他,有先前在宫里那一遭,无?需试探她便能猜到?。

    “夫人?说的不?错,所?以?李某今日来?是带夫人?与沈小姐脱离苦海的。”

    茶盖推撵着浮在水面的茶沫,李鹤珣低头吹了吹,这才道:“沈家上下昨日已尽数处斩,你们二人?当是漏网之鱼,刑部?那边领了命正在搜查,若被他们找到?,便是凌迟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想死,还是想活,都在你们一念之间。”

    唐氏咬牙,“你想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鹤珣抿了一口?茶,忽然笑了,“我要的,夫人?给得起。”

    他要知晓沈观衣从前都遭遇过什么,一桩桩一件件,事无?巨细,全都要知道!

    屋内暗香浮动,唐氏从一开始的掩藏,到?后来?几乎投入到?从前的回忆中。

    越听,李鹤珣脸色越难看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唐氏神色癫狂,如醉酒般推开沈观月,大?笑道:“只?有畜生才总是咬住幼崽的脖颈,柳商那贱人?也觉得自己?生了个畜生吧,才会每每都以?此安抚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挣扎、求饶的声音,简直比唱的曲儿还要好听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沈观月神色游离,可双眸中却如同淬了毒,往日种种被她一一吐露,似乎沉浸在自己?的世?界中,全然没发?现自己?都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?二人?不?停的重复着那些往事时,李鹤珣攥着拳,阖上眼,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归言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,放在二人?鼻下闻了闻,不?出片刻,她们便会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这迷香有扰人?心智的作?用,公子怕她二人?不?说实话,才做了此番安排。

    “将她们带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要属下……”拇指划过脖颈,归言认真的看向李鹤珣。

    “不?用,千万,别让她们死了。”

    死不?过一瞬,活着才能尝到?痛苦的滋味。

    张府。

    张老夫人?今日六十大?寿,本该门庭若市,可因近日京中大?事繁多,前来?贺寿之人?比之往日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沈观衣安静的跟在岳安怡身后,静静听着她与张老夫人?把手寒暄,许是照顾她如今有身子,在旁安置了圈椅,容她坐下。

    二人?旁若无?人?般熟稔闲聊,沈观衣记得,岳家与张家向来?关系亲近,岳安怡从前还未出嫁时,还在张老夫人?身边跟了一段时日,所?以?瞧着比旁人?要亲近些。

    张老夫人?满头华发?,身躯略有些丰盈,瞧着十分和善,她拍着岳安怡的手背,满面愁容,“我这身子啊,是一日不?如一日了,也不?知还能活几日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?这是说的什么话,您这身子骨硬朗的很,子女一个个孝顺又有才学,放宽心,您定是能长?命百岁的有福之人?。”

    沈观衣便没见?过岳安怡对谁有这般和颜悦色过,便是先前在宫里,她对其他夫人?也总是端着的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”张老夫人?摇头叹道,“要真如你所?说便好了,我现在心里最放心不?下的就是我那个还未许人?家的孙女了,整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祖母,您又在说莹儿的坏话!”

    堂外,清瘦端庄的少女盈盈走来?,脸上挂着适宜的笑容,像是精心养育的春日杏花,有着大?家闺秀的端庄雅正,又有属于少女的俏皮灵动,模样?虽算不?上倾国倾城,但胜在气质,真是好一个妙人?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