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现在也需要漫长的?时光,但是已经过了最为困难的?时刻,他?在能拄拐站起来慢慢行走的?第一时间?,就来到了她?的?面前。

    咏慈抿了抿唇,露出颊边的?梨涡,“那你今天来这做什么?”

    傅景鸿的?嘴角微不?可察的?勾了勾,向来清冷凌厉的?眉眼多?了几分温柔:“我来接女朋友下课。”

    咏慈惊讶的?抬头看去,磕磕绊绊地问:“你...你的?女朋友是谁?”

    傅景鸿缓缓向前移动了一步,努力牵起她?的?手,眸底含笑地注视着她?的?眼睛。

    喉结轻滚,带着能够撩拨她?心弦的?诱惑力,一字一顿道——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第72章 傅景辰x黎星禾:圆满

    时间一晃而过, 转眼黎星禾与傅景辰已经结婚十五年,而他们的孩子,也即将八岁了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中, 哥哥大名叫黎越泽,小?名璨璨, 妹妹的大名是傅明熙,小?名暖暖。

    兄妹俩性格完全不同,一个文静内敛, 一个活泼外向。

    暖暖在妈妈肚子里时, 就十分霸道,吸收了许多营养,虽然她是后?出生的, 但身体比先出生的璨璨壮实许多。

    所以活泼外向的人,自然是她。

    黎星禾与傅景辰结婚这些年,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事业,孩子们更多的时候是傅景辰在照顾, 他真的做到?了结婚前的承诺,始终站在她的身后?,永远支持她追求梦想。

    璨璨和暖暖八岁生日将至, 又逢两人结婚十五周年, 夫妻俩决定举办一场生日宴会, 邀请身边的亲朋好友来黎家?老宅一起庆祝。

    如今九十五岁高龄的黎振中,身子骨仍旧健朗, 说起话?来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他虽然对儿子严厉, 但是对孙女黎星禾, 和对重外孙黎越泽和重外孙女傅明熙,都?宠溺的不得?了, 亲自带着黎彦华与孟婉滢一起,为小?朋友们布置生日会现场。

    璨璨平日话?不多,但性格是个小?暖男,他乖巧地站在太姥爷身边,帮忙打?气球、递剪刀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,忙得?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而暖暖,最近迷上了厨艺,独自在厨房鼓捣了好半天,自制出了青提柠檬茶,将分装到?杯子里,端到?黎振中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遗传了父母两人的所有优点,一双明眸灵动可?爱,睫毛又浓又长,忽闪忽闪,好像两把小?扇子。

    “太姥爷,姥姥,姥爷,你们辛苦啦!这是我为大家?特调的青提柠檬茶,清凉解暑,是度过炎炎夏日的必备神器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的心肝宝贝哦!”黎振中赶忙接过来,笑眯眯地说:“我们暖暖做的饮料,看着就好喝,谢谢你呀。”

    暖暖嘿嘿一笑,满脸骄傲地拍了拍胸脯:“不用客气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等黎星禾换好衣服下楼,暖暖立马“哇”了一声,朝着她的方向跑去,一下子抱住她的腿,仰着头不吝夸赞:“妈咪今天真好看,就像是天上的仙女一样。”

    她哭笑不得?,半蹲下身子,弯起手?指刮了下暖暖的鼻子:“我们家?的小?宝贝,今天是喝了蜜么?,嘴巴这么?甜。”

    这时,傅景辰走了出来,霸道地揽住黎星禾盈盈一握地腰肢,勾唇淡笑:“你妈咪哪天不好看?”

    说着,朝暖暖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暖暖成功接收信号,再?次露出甜甜笑靥:“妈咪哪天都?好看,昨天比前天更好看,今天比昨天更好看,每天都?会比前一天更好看。”

    黎星禾看着父女俩一唱一和的样子,轻挑眉梢,忍不住揶揄:“傅总的油嘴滑舌,如今不怕没人继承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走到?璨璨面前,动作亲昵地摸了摸他的头,“宝贝真棒,都?会帮忙干活了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璨璨平时不怎么?说话?,担心大家?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暖暖身上,会不小?心忽略了他,所以会经常给?他一些夸奖。

    璨璨有些害羞,“嗖”的一下躲到?黎振中的身后?,悄悄探出小?脑袋:“妹妹也很棒,做的青提柠檬茶超级好喝。”

    黎星禾唇角微扬,漾起自豪的笑容:“妈咪的两个宝贝都?很棒。”

    她朝着暖暖招招手?,低声嘱咐:“一会儿你的小?伙伴们就要来了,快来帮妈咪一起布置现场吧。”

    话?音刚落,傅景鸿便牵着姜咏慈的手?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暖暖见到?两人,连忙跳起来摆摆手?:“大大,还有全世界仅次于妈咪漂亮的咏慈姐姐好!”

    傅景鸿在姜咏慈毕业后?,就与她结了婚,婚后?一年生下了儿子傅川霖,年纪比璨璨和暖暖还大了两岁。

    因?为自家?是臭小?子,他对弟弟家?里聪明伶俐的小?女儿喜欢的不得?了,和黎振中等人打?过招呼后?,他俯身将暖暖抱起来:“暖暖,你叫我大大,叫我太太姐姐,那不是差了辈分?咱们打?个商量,大大最近拍了座岛,你以后?乖乖叫伯母,大大就把那座岛送给?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暖暖表情严肃,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,“不行哦,叫伯母会把咏慈姐姐叫老的!大大,你安心,我们各论?各的辈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?,璨璨伸出头张望了一圈,没发现小?哥哥的身影,赶忙问:“哥哥呢?没来吗?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呢!”

    今年十岁的傅川霖走进门,看着恩爱的父母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来的路上,爸爸将他赶去了副驾位,他觉得?有些无聊,看了会儿窗外就睡着了,等到?了地方,两人直接下了车,谁都?没想起带了儿子来,还是司机给?他叫醒的。

    果然,父母是真爱,孩子是意外。

    璨璨见到?霖霖,高兴地小?跑过来,拉住他的胳膊:“哥哥,上次你考我的那道微积分题,我知道答案怎么?解了!”

    他虽然性格内敛,但是从小?就表现出了极高的数学天赋,7岁开?始自学微积分课程。

    傅川霖一听这话?,头都?大了,那题是他随便从网上找来的,璨璨怎么?还记得??小?堂弟什么?都?好,就是太爱学习了。

    黎星禾见状,忍不住捂嘴偷笑,回?到?傅景辰身边,用手?肘撞了撞傅景辰,低声说:“还不管管你儿子,别一会儿把霖霖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傅景辰接到?老婆指令,微微府上,在她脸上偷香窃玉,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见她脸颊微微泛红,他恢复方才波澜不惊的端方姿态,嗓音清润:“璨璨,这个帐篷爸爸打?不起来了,你过来帮忙看看。”

    璨璨听到?爸爸的呼唤,顾不得?数学题,立刻跑了过去:“好的爸爸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黎振中看着难得?聚齐的一家?人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有了傅景鸿和姜咏慈的加入,没过多久,院子里就被装扮的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大功告成后?,桑晚和秦倬率先到?达黎家?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同样生了一儿一女,哥哥秦念桑今年六岁,妹妹秦爱晚今年四岁,今天自然也将孩子带来了。

    秦倬拍了拍儿子念桑的肩膀,“去找你霖霖哥与璨璨哥玩吧,记得?照顾好妹妹。”

    桑晚亲热的挽着黎星禾,两个人最近半个月都?没聚会,一见面就有着说不完的悄悄话?,凑在一起咬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沈泽与妻子周沛欢走进院门。

    是的,沈泽终于结婚了,他的妻子是一位新闻记者,两人因?为采访而相识,逐渐走到?了一起,如今周沛欢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。

    接着,姚梦和老公许知远,带着他们家?的儿子许慕迟也到?了。

    许慕迟今年七岁了,从小?就十分黏着暖暖,原本乖乖的牵着姚梦的手?,一见到?她瞬间松开?,朝着她的方向飞奔而去:“暖暖姐姐!”

    姚梦看着自己空空荡荡的手?,笑着对黎星禾说:“星禾,不如我们两家?定个娃娃亲算了...”

    话?还没说完,就被桑晚打?断:“那不行,我们家?念桑才是第一顺位候选人,暖暖是我早早定下的儿媳妇。”

    黎星禾无奈地摇了摇头,这样的“抢儿媳”纷争,几乎每次碰面都?会发生,她根本不想理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傅景辰抿了抿唇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他一个箭步冲到?被秦念桑与许慕迟围着的暖暖身后?,直接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眉头微蹙,神情严肃地说:“暖暖,以后?想要什么?,想玩什么?都?可?以跟爸爸说,不要被外面那些坏男生所蛊惑,大学毕业之前,不能谈恋爱,不然我就打?断那个臭小?子的腿。”

    傅景辰的话?,让黎星禾笑得?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黎彦华摇了摇头,对着身边的妻子孟婉滢感慨:“景辰可?真是个女儿奴,大学毕业才能谈恋爱,比我还霸道。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笑作一团时,宋砚牵着尓岚的手?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环视一圈,见人都?到?齐了,惊讶地说:“呦,大家?今天来的都?挺早啊,没想到?我是最后?到?的。”

    整个院子里,唯有他和尓岚还没有孩子,每次回?黎家?老宅,难免会被外公黎振中和舅舅黎彦华,避着尓岚唠叨几句,所以他才会踩着点过来。

    时间差不多了,宴会正式开?始。

    大家?相继给?璨璨和暖暖送生日礼物,不一会儿的功夫,两人面前就堆成了一座小?山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,霞光染红了天际。

    陈姨推着生日蛋糕走出来,大家?一起为璨璨和暖暖唱生日歌,两人闭上眼睛,默默许下自己的愿望,随后?兄妹俩共同吹灭了蜡烛,现场响起一片掌声。

    黎星禾站在一旁,眼睛忽然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回?想过去的这些年,她万分感恩自己能拥有这样幸福的家?庭,和身边深爱着她的人。

    她知道,傅景辰和孩子们都?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,只有他们在,才有一个幸福完整的家?。

    璨璨和暖暖携手?为大家?切起了蛋糕,暖暖来切,璨璨递盘子,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。

    傅景辰勾了勾黎星禾的手?指,拉着她退出了人群,趁大家?没有注意,悄悄溜到?门外。

    司机已经等候多时,看到?他们出来,训练有素地替两人拉开?车门。

    黎星禾微怔,不解询问: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生日还没过完呢!”

    傅景辰看她站在原地不动,直接将她打?横抱起,放进车内,旋即勾唇浅笑,声线低醇磁性,“生日有那么?多人陪着过,少我们俩没关系。今年是我们结婚的第十五年,趁着你休假,我们去二?度蜜月。”

    黎星禾完全没有准备,感觉有些不知所措,见司机发动汽车,连忙问:“等等,那璨璨和暖暖怎么?办?”

    傅景辰早有准备,语调悠哉回?答:“我拜托大哥和咏慈来老宅住一段时间,再?说了,还有爸爸妈妈和爷爷在呢。”

    他抬手?,勾起她的一缕长发,在手?指上绕了个圈,唇角的弧度渐深:“傅太太,孩子们终会长大的,我才是和你相伴一生的人。”

    黎星禾灿然一笑,双手?捧着他的脸,仰头吻了吻他的下巴,轻轻柔柔,带着一丝安抚的意味。

    真是个小?气鬼,连自己儿女的醋都?吃,不过...她好喜欢。

    傅景辰眸底含笑,旋即托住她的后?脑勺,反客为主地吻了上去,唇齿相交,缠绵缱绻。

    这一刻,周围的所有似乎都?已褪去,他们的眼里、心里只剩下彼此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吻结束,黎星禾眼眸弯弯,满含笑意:“所以,我们到?底去哪里?要是没定,不如我们重回?洱海看星星吧!”

    傅景辰动作暗昧,轻轻抚摸着她的脸,淡笑:“想看星星?”

    “星星多美,”黎星禾眨眨眼,反问:“难道你不想看吗?”

    他故意拉缓语调,慢条斯理地说出“还好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迎上她不解的目光,傅景辰眼底的温柔径自漫开?,继续道:“整个宇宙最璀璨的那颗星,不是就在我怀里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