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家伙,可真够‘沉’的。

    等拉好弓弦以后,裴宝来手持弓弩,在众人的注视下,对准演武场尽头的靶子。

    草靶中间,绑着一副普通士兵穿的皮甲。

    裴宝来深吸一口气,屏气凝神,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咻咻咻咻咻!

    在演武场众人呆滞的注视下,五发箭矢齐齐激射出去,精钢锤炼三十次的箭头异常锋利,带着锐利的嘶鸣声,五支箭矢,狠狠穿透皮甲,扎在了皮甲后的草靶上。

    演武场上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连射箭的裴宝来都惊呆了,盯着远处那被穿透的皮甲,一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火/枪可以穿透皮甲,这个并不令人震惊。

    但这是弓箭啊,还是普通士兵可以使用,能够大量制造,一次射出去五发的弓箭!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们攻打定州,就要用这种弓弩。皇帝派遣来的一千神军,每人两把弓弩,左右手同时按动扳机。”

    一片安静中,就见陈庚年笑道:“攻城的时候,选择傍晚以后,黑黢黢的天气,人们也看不清。只能远远瞧见有一千人,但是却杀出了万箭齐发的效果。这一万只箭矢的箭头,全部用精钢打造,万箭齐发,就是一场‘箭雨’。定州的守备军,若是穿皮甲,被射到就得破甲,就算穿铁甲,这精钢箭头说不定都能破开。这就是我跟皇帝说的,一千神军当一万神军使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得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富春更是喃喃道:“老臣以为,主公是跟……跟皇帝瞎说的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你玩儿真的啊!

    这到时候皇帝不得高兴疯!其余各方势力估计又得震惊迷惑了。

    但陈庚年就是在玩儿真的。

    试过弓弩以后,他又把锤炼了足足三十次的钢刀拿出来,然后递给吴恒:“泉儿,把你的佩刀拿出来,跟吴恒对一刀。”

    这刀,是徐焕亲自跟着工匠们炼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具体威力如何,他还不知道,如今见县太爷把钢刀拿出来,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。

    就见吴恒拿起那精炼钢刀,钢刀出鞘以后,在太阳底下闪烁出锋利的寒芒。

    吴恒一上手,就知道这刀不简单,他一眼就喜欢上了。先是观摩了一番,然后才看向李泉:“泉哥,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吴恒提刀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泉经过县太爷提醒,没敢硬接,就这么横着挑了一刀,结果——

    哐!

    他这把‘钢刀’,直接被吴恒手中的精炼钢刀给砍断了!

    这……锋利程度和坚硬程度得多惊人啊。

    刀被砍断的时候,李泉只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随后,他和吴恒,以及裴宝来三人互相对视,都看到了彼此眼睛里的振奋。

    这两样武器,绝对杀伤力惊人,尤其是这钢刀,若是神机营人手一把,那得多牛逼啊!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富春也看的非常激动,他很快反应过来,畅快笑道:“主公,难道这便是您说的,被皇帝神功加持的宝刀?”

    陈庚年笑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演武场里,众人闻言都笑的十分振奋,又有些恶趣味的期待。

    估计接下来,这乱世又要因为江县而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富春只觉得最近的压力、焦虑都因此消弭了大半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神兵利器加持,江县这次绝对能拿下定州,而只要拿下定州,那就能‘一遇风云便化龙’了!

    “好,好啊!”

    富春激动道:“属下建议,立即派遣探子前往定州打探消息,同时加快速度制造连弩和钢刀,紧急备战!”

    陈庚年也是这般想的。

    从第二天起,江县的兵工厂开始大批量制造弓弩、钢刀。

    为了打探定州那边的消息,再顺便给对方放‘烟雾弹’,陈庚年又在短时间内,发了第二封给定州的檄文。

    和上次不同,他这次是师出有名,真正的代君平叛。

    但定州那边情况暂时不明,为了把水搅浑,陈庚年把这封檄文分别写了数份,一份送去定州,一份抄送给皇帝,还有几份故意交给了来打探消息的探子,也算是‘昭告天下’。

    很快,各方势力都收到了这个令他们费解瞠目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陈庚年说,皇帝赐给他的一千神军,被传了神功。如今这批神军已经在苍县休整好了,并且神功大成,马上就会从一千人变成一万人。而且皇帝还把定州所有士兵手中的刀的锋利感,都转移到了神军手中的刀上面。所以将来对战,神军会像是切菜一样,轻轻一碰就能切断定州士兵手里的刀。”

    每一方势力的人,在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,表情都很迷惑。

    唯有金州的皇帝听说以后,在行宫里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沛县。

    祁王看完那篇檄文,再次沉默了许久,随后他用不确定的语气问谋士:“先生,这是什么计谋?”

    谋士也没有看懂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脸色郑重:“王爷,此事绝非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祁王懂了。

    是诈,肯定还是诈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祁王率领大军,再次对京师发起突袭。

    遇事不决,打京师!

    第119章 119

    ◎一千神军变一万,万箭齐发攻定州!◎

    陈庚年那封檄文发出去以后, 各方势力虽然迷惑,但都按捺不住,纷纷安排探子们去苍县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因为皇帝那一千神军, 根本就没进江县,一直被安排在苍县‘调养神功’。

    让各方探子们心惊胆寒的是,苍县的守备,比天祝山更加凶猛!

    天祝山好歹是山林,对路况不熟悉的探子进入其中, 很容易被杀,然后把尸体丢出来。

    但苍县,宛如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沼。

    任何试图进去打探消息的探子,都有去无回,进去以后就人间蒸发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不知道, 这是吴恒带着神机营的尖兵, 在‘清扫垃圾’。

    清扫完垃圾以后他们还放出话来:苍县的神军,功力已经大成, 任何心怀不轨的人接近苍县, 都会被神功直接克化消灭。

    没人会信这鬼话。

    可这神经兮兮的做派,还真让人抓狂,因为根本琢磨不明白陈庚年这是要做什么!

    无独有偶,定州如今的情况, 也同样令人迷惑。

    定州因为有一条定河的原因, 守城军足足有五千人。定州知府陈顺,素日里为人低调, 虽说不算什么有能力的官员, 但也绝非草包。

    年初东南沿海地区发生涝灾, 随后滋生出瘟疫。到了夏天, 不知为何,远在千里之外的定州,竟也疑似出现了瘟疫。

    但此事在百姓们嘴里流传,大家都对此讳莫如深,而且口径不一。有人说有瘟疫,有人说没有。

    更奇怪的是,定州表面上看似乎仍旧风平浪静,没有受半分影响。

    直到上个月,一条荒谬的消息令整个大晋都十分侧目。

    峦县县令带领县衙里的一帮差役,和县区五百民兵,连夜拿下了定州,还堂而皇之入住了定州知府衙门,随后建国称帝,国号‘定’。

    本来这事儿人们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但‘大定皇帝’登基以后,立刻派兵去江县‘招安’陈庚年,却被人家给打了。借着陈庚年的东风,峦县县令狠狠出了一把风头。

    峦县属于定州辖区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县。

    而定州可是足足有五千守城军,就这,都能让峦县县令给打下来,关键是定州知府陈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,彻底没了音信。

    有人猜测,陈顺染了瘟疫,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人猜测,那峦县县令只是个被推出来的傀儡,真正想建国的是陈顺,他躲在台子后面唱戏呢。

    “这定州,绝对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县衙大办公房里,坐在主位上的陈庚年蹙眉问李泉:“可还打听到别的消息,比如,瘟疫?”

    扩张地盘,发展实力一事已经刻不容缓。

    因此,檄文送出去以后,陈庚年便立刻召集部下,商议攻打定州一事。

    数天前,陈庚年派遣一队人前往定州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打探来的消息虚虚实实,根本没半点有用的。

    李泉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定州如今已经关城门了,对外说是害怕咱们搞偷袭,里面究竟什么情况,我们的人进不去。现在定州附近各种风言风语,有人说瘟疫是假的,没见百姓被传染。还有人说,定州其实已经是一座瘟疫城,里面全都是被传染的怪物,靠吃人肉、喝人血为生。还说,峦县县令之所以能控制定州,就是因为这些怪物都能被他操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办公房里所有人脸色都很古怪。

    裴宝来轻‘嘶’了一口气,喃喃道:“我怎么觉得,这路数听着有些熟悉呢。”

    陈庚年摇摇头:“胡言乱语,神经兮兮,虚实不明。这不就是我们用过的路数吗,如今竟然也被同样的招数着了道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互相对视,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这定州,怕是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一切的蹊跷,都事出有因。

    定州什么情况,暂时不得而知,但对比一下江县自己,其实就很好理解了。